相关文章

上海一大厦91楼外墙遭升降平台撞击 官方调查

来源网址:

  《新闻1+1》2015年4月3日

  ——高空清洁“悬”在空中?

  您好,观众朋友!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《新闻1+1》。

  您有恐高症吗?如果您要有恐高症的话,接下来这段话您就不用听了,画面也不用看了。如果您没有恐高症,做这样的一个假想,在离地470米的楼的外面,你呢开始要扮演锤子的角色,不断的去撞击大楼的玻璃,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?这事儿还真发生了。

  听见口音,有上海的口音,这是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在浦东这样的一座大楼,它的总高度是101层,等于是490多米,这一块是91到92层,大约将近470这样的一个概念。突然间开始外面保洁的这样一个大的铁的这样家伙,里头还有两个保洁员,开始不断的撞击玻璃,里面的人在干嘛呢?里面的人其实当时正在吃饭。这时候可能就有人拿如此清晰的这样一种视频把它拍了下来。来,接下来我们完整的去了解一下这件事,这是什么情况?是出现了故障?操作失误?风太大还是怎么着?

  解说:

  这是昨天上午9点40分左右,发生在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的惊险一幕,正在91层餐厅吃早餐的顾客们,看到一个高空清洗用的吊篮,在470多米的高空来回摆动,然后重重的撞向玻璃幕墙。吊篮中的两名工人伸手试图抓住什么,但好恶用处。

  现场目击者 林先生:

  当时我在吃早饭,突然头上就听到很响的声音,我就抬头一看两个人在擦窗,然后服务员就跟我说先生你能换个位置吗?她说这里突然起风了,怕出事故,我说好,就到(餐厅)中间的位置,我就看到风很大擦窗机不停地撞击玻璃。

  解说:

  环球金融中心位于上海浦东地区,建成于2008年,楼高492米,地上101层,发生撞击事故的餐厅位于大楼的91到93层,当时有大约20多名顾客在吃早餐。在那惊魂一刻,大家都很担心吊篮内的工人会掉下去。

  林先生:

  撞击了十几次,最后是整个玻璃全部碎掉了,然后就开始疏散人员了。

  整个玻璃全部碎掉了以后,我们就被撤离到87楼(餐厅)去了,等我们下到一楼的时候,我问工作人员上面两个人要紧吗?他们说不知情,不知道。

  解说:

  事发后,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告诉媒体,吊篮内的两名工人已被成功救下,身体只是受了轻伤,但精神上受了比较大的惊吓,正在恢复中。另外,大楼外的防爆玻璃破碎后,有少量碎片从470多米的高空掉落到地面,也很侥幸的没有导致人员伤亡。庆幸之余,人们却忍不住追问,事故发生的原因到底是什么?

  记者:

  怎么会发生一个晃动的原因能介绍吗?

 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公安部 姚辉:

  这个事情现在还在调查当中。

  高空清洗业内人士 刘小姐:

  吊篮纯粹是室外操作,它没有脚手架的保护的,一定要考虑到当天甚至是前后几天的风向、温度、下雨、结冰都要考虑的。今天(2号)风我觉得是蛮大的,我们以前吊篮操作的时候它有一个固定装置,吊篮的操作原理就是上面在顶楼有一个固定装置,在底下也有根垂直的线,要保持吊篮在不左右摇晃的前提下,再垂直、升降操作的,它不应该早有摇晃撞到玻璃。

  解说:

  目前,环球金融中心的管理方已经关闭了餐厅,维修被砸碎的两块玻璃幕墙。而上海相关部门也已介入事故调查。

  白岩松:

  庆幸的是人最后只是小伤,没有受大伤,没有出现更大的危险。接下来我们了解一下这个楼的状况,其实这个上海环球金融中心,真是在浦东的旺地,它的对面就是东方明珠电视塔,这个楼的外观很多人给它起了一个形象的外号说是“瓶起子”,您看这个楼的顶端这块设计的特别像开瓶器那样的一个概念。总的高度是492米,但是这块大约,就是出问题的这块,被撞击这块大约在91到93层之间,92层吧,那高度大约可能不到470米这样一个概念,当时正在进行高空清洁。我们现在还能看到就是在这个区域,楼的这个区域,这块有一个突出物,其实现在正在进行维修之中。

  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?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一个事情?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直在采访报道这件事的,上海电视台的记者,宣克炅。宣克炅你好。

  上海广播电视台记者 宣克炅:

  你好白岩松。

  白岩松:

  现在一直在调查,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,有没有最新的进展?

  宣克炅:

  好的,是这样的白岩松。那么在今天上午的时候,我还跟浦东的安监的部门取得联系,那么据我们现在初步了解情况,这个安监浦东的安监和其他的一些相关部门,正在对这个事情已经介入调查当中,那么实际上昨天的时候,我们曾经也跟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的公安部的一些工作人员取得联系,也希望了解到究竟是哪些部门在介入调查。那么对方一开始承诺今天会给我们一个回应,但到今天他们没有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说法。

  那么,实际上之前我们在采访报道过程当中,也跟清洁工取得联系,那么他们介绍,前一天的时候他们发现这个吊篮,好像这个装置有些小的故障,那么为了测试一下这个情况,所以昨天的时候他们也是进行了一个测试性的,像类似测试一样的清洁工作,那么他们讲实际上他们是根据当天的,也就是昨天的天气状况,那么当时以为这个天气状况风力是不大的,所以能够承受吊篮,没想到的是,从一个操作平台往下降的过程当中突然发现这个风非常大。那么实际上上海,昨天傍晚的时候下了一场雨,应该说冷热的交替非常厉害,因为前天的时候是30.5度,那么昨天是一下子降到了大概在16度左右。那么就是说,我在想一个问题,也就是说,可能不可能是因为冷热的关系,所以形成了一些,可能风力比较诡异。

  白岩松:

  所以到现在为止,其实还没有清晰的一个调查的结果,或者说造成这件事情的原因出台。

  宣克炅:

  是。

  白岩松:

  但我听说在你昨天采访的时候,上海浦东的相关安监、质监等局,说这事不归他们管,现在说明改变了这种态度是吗?

  宣克炅:

  是这样的,之前我昨天的时候跟质监和安监取得过联系,那么质监表示因为他这个不是属于特种设备,那么跟质监是没有什么关系的。安监说是因为跟安全生产是没有什么太大关系,那么现在因为我们每天报道之后,再加上市民目击者上传了这段视频,形成了一定的舆论效果,可能浦东的相关部门也是已经介入到这样一个问题当中去,也是快行一步,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  那么,其实昨天的时候,我们采访工人的时候讲,他们下降到470多米的最高度的时候,没想到横切风非常厉害,那么超出了他们预想的一些情况,所以我觉得可能是他们预案没有做好。

  白岩松: